只好自己吃
2020-11-18 09:4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鸡西、萝北等地一些群众说,他们这里没进行大规模石墨开发前,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但随着石墨企业增多,生产石墨的尾矿砂堆积如山,遇到大风天就会起沙尘暴。

“山皮”被挖开植被遭破坏

遇到大风天就起沙尘暴

“原本肥沃的农田,建成尾矿坝后就变成了沙漠,太可惜了。”萝北县云山林场职工赵江曾经是当地一个尾矿坝的看护员,他说,按照规定,石墨企业要建尾矿坝,用于收集石墨生产的废水和废渣。当地有些尾矿坝占用的是农田,而尾矿内的淤积工业废料含有化学物质,不适合植物生长,因此废弃的尾矿库就如同沙漠一样荒凉。

在鸡西等一些石墨产区,乱采滥挖、无序开采甚至盗采资源的情况比较严重。

在鸡西市恒山区和麻山区两大石墨主产区,《经济参考报》记者租用摩托车等临时交通工具深入矿山进行实地采访,只见不少地方“山皮”被挖开,植被遭到破坏,裸露的岩石留有被大型机械挖掘的痕迹,这些矿坑成为青山绿水间一个个刺眼的“伤疤”。

当地居民王延福说,他们院里种的蔬菜上面都是石墨灰,洗五六遍才能吃,衣服和被子都不敢在外面晾晒。人只要在外面走一圈,身上就落一层石墨灰。

对于鸡西、萝北等地石墨企业的污染状况,当地居民反映,这些石墨企业一般是当地支柱产业或重点招商项目,当地政府很难对其违法违规现象彻底查处,希望能够由省级或以上政府部门对污染情况进行摸底调查,拿出根治办法。同时,建议结合棚户区改造和小城镇建设将邻近石墨生产企业的居民实施整体搬迁,以解决环境污染给百姓生活带来的不便。记者 李建平

据当地居民介绍,每当有大雨,一些尾矿库为防止发生溃坝事件,就会将废水、废渣偷排至尾矿坝外,给地下水和河水水质造成隐患。还有少数企业尾矿坝应该清理,企业出于经济利益考虑没有清理,也趁政府监管薄弱期进行偷排。

我国石墨资源储量丰富,黑龙江省石墨矿石储量约占全国六成以上。鸡西市和萝北县拥有亚洲较大的石墨矿,被称为“中国石墨之都”“中国石墨城”,吸引了不少石墨开采加工企业。

在鸡西市麻山区车站委居民杨玉英家里,虽然窗上遮了一层塑料布,但屋内窗台上还是积着一层石墨灰。

据透露,针对石墨粉尘污染,鸡西、萝北石墨产区附近居民多次向省市相关部门反映,但始终没能得到彻底解决。

有关材料显示,2011年前后,鸡西市大约有24个石墨采矿权证,但全市采石墨矿的企业有40多家。目前当地采矿权证正在进行整合,很多证照已经过期,但企业仍在开采资源;此外,一些地区石墨资源的地质勘查资料较少,部分石墨生产企业没有采矿权,无固定石墨矿产来源,促使周边居民受经济利益驱使,乱采滥挖、盗卖原矿后出售,严重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从事盗卖原矿在这里基本形成了一条利益链。”鸡西市西麻山一位曾从事盗卖石墨资源的居民说,麻山区石墨品质好,易挖掘,当地有些居民会自发到山上勘探,发现品质好的石墨矿后,就会找一些有背景的“社会人”合作开发。这些“社会人”往往与政府监管部门关系密切,他们盗采资源一般没人管。只要将山上这些石头装车运到山下的工厂就可以赚钱。

《经济参考报》在当地采访发现,乱采滥挖、无序开采甚至盗采资源的情况比较严重。这些石墨企业产生的大量粉尘已经严重影响群众正常生活,一些地方连种出的大米都是黑芯的。

今年72岁的李兴国在鸡西市麻山区一家石墨矿工作了30多年,没成想他的生活环境却因石墨开发变得越来越恶劣。他说,他们村几乎被石墨尾矿坝包围了,一到春天经常是大风卷着尾矿砂笼罩整个山村,人出门都睁不开眼睛,身上、嘴里满是细沙子。

鸡西市柳毛石墨资源公司退休职工张志坚说,一些企业特别是私营企业开采工艺、方式、方法都比较落后,看哪里矿产资源好、易开采,就到哪里开矿,把石墨含量高的矿石运走,一些纯度不高的矿石就废弃,国家资源被大量浪费,看着都让人心疼。

萝北县云山林场部分居民反映,当地人做过估算,石墨厂附近土地平均每公顷玉米地比其他地方少产近2吨;当地种植的木耳,很容易腐烂,有些根本长不大。

石墨粉尘严重影响了当地种植业。原鸡西市东麻山区石墨矿职工尹言胜抱怨说,矿区周围种植的水稻整个生长期都受石墨粉尘污染,导致大米根本卖不出去,只好自己吃,“我们吃的大米都是黑芯的”。

据透露,在利益分配方面,发现石墨矿的老百姓一般只拿约10%的利润,剩下90%的利润会被其他利益相关方以不同比例进行分配,一些充当“保护伞”的官员也会从中获得好处。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云山林场一个石墨生产企业的尾矿库区看到,这个尾矿占地20多公顷,如同一个大型火山口,充满了泥水混合物,散发着刺鼻的油料味道。有多条管道从石墨生产车间延伸到这里,管道内不断流出灰黑色泥浆。在尾矿库外南侧的一个坡地上残留着大量尾矿砂,一直延伸至附近的一个水域,疑似有偷排迹象。

当地多位群众说,只要有市级以上领导来检查,这些石墨企业总会提前得到消息,停工或者半停工,限制粉尘排放。企业还会提前对当地主要街路进行清扫,有时会雇佣群众的机动车在后面绑上大功率吹风机,将路面上的粉尘吹走,甚至调来县区的洒水车清洗路面,给领导呈现一个干净整洁的矿区。但领导走后,一切污染又恢复,老百姓依然受苦。

杨玉英说,她家周围有3个石墨厂,产生大量石墨粉尘,飞得到处都是,根本不敢开窗户。晚上用手电筒向天上一照,石墨粉尘就像下小雪一样,第二天早晨起来,无论车上还是房子上都是厚厚一层石墨灰。

“吃的大米是黑芯的”

在黑龙江省鸡西市及萝北县石墨主产区附近的村屯,这里的植物叶片一般呈黑绿色,太阳一照轻微反射亮光,鸟类与其他地区相比显得又小又黑。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oifope.com.cn澳门官方平台开户/威廉希尔手机版/英国威廉希尔网址导航/澳门永利/万博登录版权所有